杭州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 - 特马开奖结果查询
特马开奖结果查询

杭州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

服务热线:
0769-846547778
13816546468
热门关键词:  杭州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,特马开奖结果查询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联系我们
杭州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
联系人:郑主任
手机:13884654654
电话:0769-84654684
传真:0769-84687778
邮箱:jin11644@126.com
业务QQ:846546886 8465465445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留和路4455号
招生就业
您当前位置: 主页 > 招生就业 > 偶尔回敬一两个自编的故事也让大人们摸摸自己的后脑勺
偶尔回敬一两个自编的故事也让大人们摸摸自己的后脑勺 2017-10-06 15:32 admin
  从懵懂中走来,不曾与文字相邀,难忘那些生花的故事,替代了我的童谣,很得意于从小学会了死缠烂打,肚子里藏着故事的大人别让他跑掉。虔诚的围着他坐下,故事便有了开头;“这个,啊,这个,在很早很早的时候,我们的某某某”。学作大人的样子,也会给人说“很早很早的时候”,别人问我,很早很早是什么时候?我回答不了,从此做老实人,说实在话就成了我为人处世的基调。可爱的幼稚很可笑,依然记得那些笑,记得时常被大人所捉弄,一会清朝一会明朝,一会水泊梁山,一会华山老道,讨饭的朱元璋和瓦岗寨的李世民混为一谈,武则天又扯上了慈禧太后。天理昭昭!朗朗乾坤被他们乱了个够。有没有听说过小人妖,这个世界很奇妙。
  偶尔回敬一两个自编的故事也让大人们摸摸自己的后脑勺
  谁把书写得那么厚,故事是不是生来就有?在我不谙世事的时候。对此毫无概念,以为那就像这个真实的世界一样,一直就在,与自然共有。懵懵懂懂的我不敢对此心存歧义,向天借胆也不敢在此卖弄风骚。天有天道、神有神道、人有人道、运有运道、文有文道,气有气道、自知功夫不到。曾有朋友问我的学历几何。我回答的是:初中文凭三十年前就有。劣笔粗文,打印成铅字的奢望不敢有,尚可以借此打发些许的无聊,对我来说,这足够好。
  
  没遇到过风流倜傥的名流,文学梦自然不会无中生有,其实读书的时候偏理科,靠着数理化拉风,从小学到初中,一直戴着学习委员的名头,考试的时候给同学传个条,桃李瓜果我吃,有人去偷。最初的作文兴趣,是在一个暑假里,写了一篇作文,题目叫做《拂晓》,被老师当作了范文班上宣读,老师赞不绝口,自我陶醉让人飘在了云里雾里头,小孩子嘛,人一牵手就会跟着走,以至于成了一种爱好,也因此多了一具装扮自己的行头,最自鸣得意的时候,是参加全公社初中生作文竞赛,一篇读后感拿了难以想象的高分,“蓝破碗”(第一)被我拿走。现在告诉你无关紧要,其实就是撑着毛老爹的神牌,歇斯底里的吼叫:高举、紧跟、不怕、战斗!
  
  抽支烟吧,说说曾经的青春年少。广阔天地大有作为,文学梦还有没有?答案是肯定的:不可能有。前途渺茫滋生几多烦忧。一晃又是三年后,洗干净腿上的泥,扔掉攥不紧的锄头,混进了技校的校园里头,图一个毕业后到月拿工资,饭食无忧,一根无肉的猪骨头。当时我住三楼,有个室友很招摇(注意,有人要开骂了),以文学青年自居,拿出一大摞作品,中篇小说,电影剧本(还分镜头的),叠起来足有半尺厚!故事很生动,情节颇曲折,男子很阳刚,女性特阴柔,玩一个跌宕起伏得心应手,还时不时的来个高潮。擦擦眼睛看看这小子,竖起大拇哥:高手!再来一句:当代名流!榜样的力量有没有?憋了三十年我就不告诉这小子,服他我也不说“有”。你会中篇又怎样,你写剧本又如何!花上几个午休的时间,搬弄一下《小屋春秋》,让他也瞧瞧,不能目中无人,林子里会叫的都是鸟。隔壁有位诗人深藏不露,终究经不住文字的引诱,约我对诗一首,我说:天地嫌小气,只向书求义,当有成功日,挥笔断戈戟!(太张狂了!)学友步韵和云,(抱歉,前两句记不得了,不敢造次)后两句是:猛知同所爱,借诗喜缘机。后来我还写过一篇散文《梅岭行》,登在校园专栏的榜首,凭借这三板斧,就此打入这群文人里头。现如今,诗人只寻古人对话,一指约千年,文房四宝不曾见,有空就摆弄那几块破石头,整天板着个脸,像古董一样不苟言笑;作家旁门左道精于情,爱说人面桃花相映红,陶醉于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,修了栅栏又见红杏出墙头。本人无一技之长,爱玩个QQ,一度忙于你问我答,字来句往的应酬,三十年之后的一场同学聚会,又把我拖进这条臭水沟,同学钦点,一道谕旨,邀请函,聚会感言一样都不能少。良苦用心,用心良苦,我的好同学哦,别再说我只是个捣蛋的家伙,我是你们亲爱的学友。有个家伙要远走,颇像一只胖猴头,一个筋斗栽到了欧洲,抱怨什么,曾经订了几年的杂志,就为看看我们是否赚得稿酬。...了了,了了,不甚了了。各自寻安生,别鸡飞狗跳...
  
  自我评价不要太高,过分谦虚也无此必要。自认为,写写作文还能对付,著书立说,我不是那块材料。何况还有那么多的框框条条,想说的不能说,当吼时不敢吼,受累于多礼的文字客套,蛊惑于貌似真理的引诱误导,无聊的口舌之争,反唇相讥的耻笑。君不见,台下的心急火燎,谢幕者不肯走,正所谓,文章如此锦绣,引无数写手竞折腰。看当今,写书的多,看书的少。大有一夜成名,拜相封侯之征兆。我读书从来都是囫囵吞枣,作者是谁,何代何朝,一个标准的答案:不知道。常想起那诙谐幽默的乡间俚语,爱唱那干净淳朴的民歌小调。不外乎无所事事,多有茶余饭后,养一个业余的爱好,保障一下业余的需要。
  
  有过风华正茂,年青的傲慢拒绝和人做“笔友”,青春不再的慵懒,更不奢望“留点什么到身后”。坟冢一掊土,无人来嗅,管不得将来以后。看看天色向晚,放下这鞍前马后,字未了,人当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