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 - 特马开奖结果查询
特马开奖结果查询

杭州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

服务热线:
0769-846547778
13816546468
热门关键词:  杭州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,特马开奖结果查询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联系我们
杭州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
联系人:郑主任
手机:13884654654
电话:0769-84654684
传真:0769-84687778
邮箱:jin11644@126.com
业务QQ:846546886 8465465445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留和路4455号
学院机构
您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院机构 > 既无擎天之伟岸亦无陡峭之雄险倒也起伏连绵
既无擎天之伟岸亦无陡峭之雄险倒也起伏连绵 2017-10-06 15:25 admin
 
  早起,出得院门,左拐,行之约百米,复左折,循小道而行,至尽头折返,疾步一小时即可。沿途所见,多为山野常态,自有几分姿色。路径两侧,或为菜地,或为棉田,初时春暖姗姗来迟,地头青黄不接,不经细看,少有颜色;棉杆稀疏于冷风之中,面无表情凝重如铁,更是无心他顾。此间行走,虽无穿街走巷之闲适,然但凡相隔数百米内,必有人家散落山前、路边,不成规模,倒也自成格局。晨光中,老者早起,房前屋后干咳数声,权当晨练。门庭坚闭处,偶有锅碗瓢盆交响,间或哗哗水声传出,平添几分生气。顺道蜿蜒而行,忽而山左,忽而山右,上坡时躬身前倾,下坡则抬头挺胸,斯文尽失,几近落荒。
  
  山野之间,时而嬉戏鸟雀闯入眼帘。或云中起舞,或枝头喧闹。许是这厮生来一身野胆,近身而过,绝无惊恐者,不禁啧啧称奇。余非山人,难辨鸟音,任其群起而歌,我已然心旷神怡。遂驻足与之默然相对,早年相识者,认作“他乡故人”,今日初识者,权当作“人生初见”。一路之上,作闲云野鹤状,鸟雀叽喳多嘴,流水喋喋不休,整日莫衷一是。山野听真,单音则尾音钝,多音而余音长;听水声,湍急时声上扬,徐缓处音绵长。时空交错中,可听山水鸟虫合奏,亦可赏精妙绝伦之个唱。一路行走,任心情起伏,似山之层次错落有致,怀想悠思,如泼墨山水淡雅清香。
  
  须晴日,东山日出,蔚为壮观,若照青山则愈翠,若照人家则如霞。有如幻术,瞬间,红砖碧瓦,通体透亮。似佛光普照,端的一派和祥。弯弯小径,走来一老哥,背稍显弯曲,荷锄提框,勤耕于陇上,呵呵一笑曰:好早,好早。我亦哼哈回曰:走走...走走...
  
  不觉间,行至一村口。缓步细看,见一人家屋右,竹稍扎一篱笆,围成弹丸鸡国。实属可笑,某乃堂堂圣贤人类,却为些许鸡事兴叹。却道蕃篱之地,得见雄鸡一只,赫然立于山石之上,红冠竖起如战旗猎猎,羽翼加身若身着战袍。身型伟岸,特立独行,堪称“气质男”矣。狐疑心问:可有皇家血统乎?且看它,纵有嫔妃佳丽追随左右,彼却不为所动。暗自赞许:即使非为显贵,亦可算得是伟丈夫、土绅士耳。遂摇头愚笑,区区鸡国,竟也会有这般景象。
  
  前行,复至一村口,一长石条,卧于墙根,谓之石凳是也。端的有些意思,只见石凳两头,左有中年食客,翘腿,捧碗早餐;右端坐一妇人,劈叉,托婴泄黄。许是进食者味甘,泄黄者通畅,这一进一出,妙趣横生,相得益彰,只是有伤大雅,本可拿来做些文章。
  
  再行至一村口,一华庭赫然立于村头,比之那土坯砖房,可谓玉宇琼楼,望月笙箫矣。只见得,大门两侧书有:“求真务实创伟业、天帮地助展宏图”。若论之对仗文理,自以为尚欠工整,若说起这主家创意,倒也有些情怀。
  
  一路观望,如此结论:型矮小而山水兼得,林稀疏而松竹相连。如是,甚好。正暗自得意间,却发现,更有甚者,以为极致。列位请看,荒山半坡,为人整出弹丸空地,置之蜂房,只见得,蜂群密麻如蚁,蜂人正蒙面而作。见之有三,遂上前询问,可曾掺假,是否放糖?答曰:不曾如此下作,山人本分,我本善良。叩首信之,遂购得两瓶,一瓶自用,一瓶可赠友人。走出百米,蜂人呼我曰,欲再购蜜,街上XX超市便有,放心,乃我家贤侄代为销售耳,且不必费神劳力远足耳。回身答之:诺。
  
  几经转腾,得一新景,远看对过,那山犹如被人开膛破肚,近前,但见挖掘机具,轰鸣于山坡之上,野草杂树,一一连根拔起,一片狼藉,乱岗山石,则被归于一处,拓荒者也。几日之间,便将荒山野岭,置于新颜,犹自打量,见得自山顶至坡脚,已修整成崭新扇面,一群妇孺老幼,相互吆喝着,或一手执矛,或一手扶苗,三点一线,苗成行、空成方,颇有几分几何学问。问人,为何此山栽杉,彼坡植松?答曰:两山土质不同,各有墒情不一样,一如棉田耐旱,水稻汪汪,所谓“宜林则林、宜粮则粮”。顿悟:尊重科学,崇尚自然,事半功倍、天下永昌。
  
  有云:油菜随春发,风吹遍地花。谁料想,如此美景,竟成了野鸡们的青纱帐。余自幼好奇心重,一句“野鸡顾头不顾尾”的谚语,竟令我胡思乱想,自叹生性愚顽,终不得教化。彼一声:“咯咯咯”,与我何干,何苦穷尽目力,死死追问?走你,“斯戴尔(style)”便是,虽善知飞禽走兽味美,奈何野性生灵,受到法律保护,又焉能煲汤?
  
  山间花影动,玉兰一树红。然也。寒潮过去,春色愈深。一夜间,端的莺飞草长,无限风光矣。曾以为死,又生发。曾以为荒,重荣光。死而复生不雅,借用“红袖添香”。可也,可也。
  
  “沿着校园熟悉的小路,我们来到树下读书...”老歌新唱,撩发几多经年过往。但见阳光路上,少年儿郎,或稚气未泯而娇,或秉性顽劣而纵,孺子可教也。如春花之艳,似秧苗茁壮。念及于此,陡然生出几分爱怜,几分希望。风华少年,正值好时光,想当今天下,英才辈出。尔等无忧少年,假以时日,前程将无可限量。倘再深究,当问:来日独步天下时,还能记起小路学步的时光?
  
  ...
  
  是夜,忽地风起,继而雷电交加,雨倾覆,偶有车辆雨中穿行,灯光闪电交织。车远去,留下雨夜空空。明日不用早起,可呼呼酣睡也。